中國古代十大「兵器」

立法會議員梁志祥提及兩傘有攻擊性,更舉出黃飛鴻的傘術武功作歷史例子,豈料卻遭無數無知的宵小之徒批評,更有對我華夏武功無知的外國記者引之為笑柄!想我華夏武功博大精深,所謂「飛花摘葉,俱能傷人」(註),能傷人的又豈止雨傘而已?為正視聽,並為梁議員平反,筆者將在以下介紹一下我國歷史上十件日常生活中常接觸到的「十大兵器」。

一:摺扇

扇,看起來只是用來乘涼的工具,但它不僅是度過夏天的恩物,還可用來附庸風雅,而且更是一件厲害兵器!想我歷朝歷代天子出巡均以御扇傍身,就知道此物殺傷力不容忽視。南宋年間,蒙古霍都王子曾以一柄摺扇邀鬥大宋豪客,白駝山少主歐陽克亦曾以扇為兵,江南的則有「妙手書生」朱聰,還有北宋年間大理國的朱丹臣也會一路清涼扇法,那是崑崙派旁支、三因觀門下的武功。所以,當在炎炎夏日,在街上看到有人撥扇乘涼時,不要看人家一副文弱樣子就去招惹喔!

二:筆

書生常用物品中,除了扇外,必備的筆也是傷人利器。南宋大理高僧一燈大師門下的朱子柳、宋元年間武學泰斗張三丰門下五弟子張翠山、以及明代「梅莊四友」之一的禿筆翁均為此道專家,而南宋的朱子柳更曾以一枝竹管羊毫與霍都王子的摺扇相鬥,傳為一時佳話。今日的學生們都會以尖尖的鉛筆寫字,要是同學間不和,隨手一抓就可以用鉛筆傷人吧,實在很讓人擔心呢!

三:笛/簫

笛與簫,為重要的傳統中國樂器,近年華夏文化再次興起,學習吹奏笛、簫的學生不在少數,但它除了可用來吹奏外,也可用來傷人。清朝有一位「金笛秀才」余魚同,人如其名,以金笛為武器;另外,南宋武術名家「東邪」黃藥師,以玉簫為兵器,不僅用以擊敵傷人,還可附以高強內功吹奏《碧海潮生曲》,亂人心智,全真教祖師王重陽的師弟周伯通就幾乎因而神智錯亂。音樂,還是不可以亂聽啊!

四、五:棋子、棋盤

所謂「琴棋書畫」,既然「琴」、「書」、「畫」也有兵器,又豈能獨缺「棋」?棋之能傷人者有二,一為棋子,二為棋盤。棋子傷人尚不奇怪,明代有「梅莊四友」之一的黑白子、鐵劍門的木桑道人以及華山派的袁承志(明末大將袁崇煥之子)均會擲棋子打人穴道制敵的技巧。以棋盤為兵,看似荒謬,其實大有道理,黑白子正正就會一門以棋盤應敵的武功,並曾與當世第一劍客令狐沖比試,雖然不敵,但招數之精妙也教人佩服。傳統智慧教我們要凡事留一線,下棋對奕之時也當注重不要趕盡殺絕,其原因正是因為如果去得太盡,對方不免會一怒之下抓起棋子棋盤就打,失去和氣。

六:筷子

每一個中國人的家中,都必定有筷子,如果沒有,那個家庭大概就是崇洋媚外者,甚或是「漢奸走狗」如「黎胖子」之流了。說回正題,筷子雖為尋常餐具,又不如西洋刀叉般有鋒利處,但卻也能擊敵護身,而且家中餐廳也很容易找到,十分便利。南宋之時,全真教真人「玉陽子」王處一,就曾以一雙筷子夾著一位金國軍官的手,蒙古國師、佛教密宗高僧金輪法王(又稱金輪國師)也曾以此與其餘忽必烈帳下的豪客較量,而他們在運使此門兵器時,均是以正宗的持筷子的手勢,可見我們平日拿筷子吃飯之時,都在威脅附近的人的安全。

七:棗核(或其他大粒種子)

吃一些有種子的食物,例如棗子時,我們會在吃完後把種子吐出來,但請別小看這個平凡的動作,因為那個吐種子的人可能暗藏絕世武功!南宋年間絕情谷谷主公孫止的元配夫人就會這門武功!棗核或其他植物種子這門武器最厲害之處,莫過於出奇不意,談笑之間沒由來一吐,即可傷人殺人,防不勝防!讀者如果在街上遇到正在吃有大粒種子的生果的人,就要格外留神囉!

八:樹枝

既然中國武功「飛花摘葉,俱能傷人」,那麼在郊外隨處可見的樹枝,也更當然是武器了!春秋後期,越國一位女子「趙處女」阿青,就曾以一枝竹棒刺傷來自吳國的八位劍術高手的一隻眼,並打斷一頭大白猿的雙臂!元末之時,張無忌更以一枝梅枝以一敵四,打敗四位分別來自崑崙派和華山派的高手!只不知我們的政府在管理郊野公園之時,有沒有好好清理掉到地上的小樹枝?

九:小石頭

石頭可以作為攻擊性武器,相信各位讀者十分明白,也不用筆者解釋了,但筆者這裡想寫的是很小很小的小石頭,是如同用來「片石仔」(打水漂)的石塊般大小的石頭,這種石頭是一種十分厲害的攻擊性武器,比起早前曾一度傳出被使用的橡膠子彈殺傷力更強!橡膠子彈尚且要在近距離發射才有機會致命,但小石頭卻能在一段距離外造成嚴重損害、殺傷人命!霍都王子正正就是身中兩石被殺!

十:繡花針

以上九種兵器各有各的優點和特色,難分高下,但這第十門武器,卻肯定是最厲害。這居家必備、每位母親都會用的繡花針,究竟有何厲害呢?明代有一位姓東方的武林高手,曾以此武器與當世第一劍客令狐沖以及另外兩位武術高手任我行和向問天決戰,在以一敵三之下,這位使用繡花針的人卻竟然還大佔上風!更刺盲了任我行的一隻眼睛!要不是任我行反應迅速,那一針大概就要穿過他的腦袋了!可見繡花針是一件極危險的武器。各位讀者撫心自問,有誰的母親不會用繡花針?

以上十大兵器,都不難獲得,當中很多看起來都比兩傘的威力弱,但卻都能傷人殺人。體積更大、結構更複雜的兩傘,使用起上來變化多端,非簡單的警棍所能比擬,當警察看見大量暴民手持兩傘時,若不先發制人把兩傘奪去,再施以胡椒噴霧,豈不十分危險?故警方執法,合情合理,警方尚未到各暴民家中取去筷子繡花針等物,已經是極度克制的表現,佔中暴民應當感恩。若果筆者是警務處處長,肯定會指示警察充公暴民所有筆、筷子、生果、繡花針等物,甚至向法庭申請搜查令,搜去暴民家中武器以作證據!

註:語出明代華山派掌門「君子劍」岳不群

資料來源:
《天龍八部》
《射鵰英雄傳》
《笑傲江湖》
《神鵰俠侶》
《倚天屠龍記》